布鲁克林一枝花

EC锤基盾冬控,一美抖森脑残粉

心理活动

(一切关于职业与住址都是乱掰的,严重ooc)


Loki住在整个美国最寒冷的州,他是个金融分析师,就像所有的中产阶级一样,过着朝九晚五,周末去健身的单一生活。
 
他面容精致却苍白,全身泛着周年难以散去的冷漠,他拥有一双如上等祖母绿般丰盈澄清的眼眸。两片形状优美的唇瓣却能吐出最为刻薄的语句。很多人说他不适合做金融分析师,倒是适合去做律师,发挥他惊人狠毒的口才。
 
他的交际圈很狭窄,与周边的住户不过保持着仅仅互相知道名字的关系。
 
转折来自Thor搬进这个社区,他敲开所有住户的大门,也包括Loki的房门,热情洋溢地介绍自己,笑容好像能够驱逐天空上终年不化的乌云。
 
每个周末都会有很多人驱车来到他的房子,彻夜狂欢。
 
那么多住户,他独独对Loki最感兴趣,丝毫不在意Loki不耐烦的脸色和恶毒的词语,迎难直上,把他从一个人的房子里扯了出来,直到Loki从厌烦的神情变成了真正的笑容。
 
他会说:“my brother”,然后大力地抱住他,Loki却不觉得厌恶,相反,他产生难以压制的眷念。
 
他就像个太阳,无目的地散发他的热量,无论愿意与否都能感受他的热情并且无法拒绝,他被迫纳入他的社交圈,但是却没办法融入,在他的社交圈里,无数人展开数百条交错的关系线,而他手上攥着那条线,仅仅只在thor的身上。
 
没关系,有Thor就好了,他想。
 
然后他看着Thor有了新女友,那是一个漂亮的姑娘,褐色的头发娇美的容颜,Thor看她的神情里带着温柔缠绵,每日每夜陪着她,分给Loki的时间骤减。
 
我是嫉妒了吗?Loki看着镜中的自己问道。

他的行为回答了这个问题

一直以来维持这条关系线的人换了个个,Loki主动联系起了Thor。

但是女朋友和兄弟在Thor看来终归是不同的

洛基随着人流走出教堂,抬头看着突然变得昏沉的天空,撑开了伞,缓步滑入人群当中。
高挑的背影在人群中显得分外落寞。
 
后来,Thor带着他的新婚妻子搬走了,曾经热闹的生活就像南柯一梦,他有时也在怀疑,Thor是不是自己太过寂寞而构想出来的人物,在收到对方寄来的明信片的时候又忍不住嘲笑自己。
 
像他这样的冰冷的人。其实不是多么喜欢这个人,只是太温暖了,让人不愿意放手。
他又回到最初的状态。
一个人居住,一个人生活,一个人老去。

柏林墙

一道墙,隔出了两个不同的世界。
民主德国怔怔地看着那道墙,仿佛这样用力地看着就能看到墙对面那个深爱的人。
苏联狠狠地吸一大口的烟,不耐烦地说:“现在你看完了,以后别再想离开我了。”
他挑起民主德国耳边的一缕头发,狎狔地放在鼻尖轻嗅,“我会对你很好的。”
苏联没有食言,除了中国外,他的所有情人里,包括波兰和匈牙利等,他独独宠爱民主德国一个。



墙被推倒的那刻,众人都疯狂地向前方奔去。
亲人在相拥,爱人在亲吻,
民主德国站在喧嚣的众人中,隔着人群,看着那个熟悉的脸庞,眼泪终是控制不住落了下来。

APH米英 独立日

1775年7月4日
美国向世界发出了自己的《独立宣言》,宛如重生。
英国被他待如珍宝的美国背叛了!
2014年7月4日
美国返回联合国会场拿回他落下的文件时,
看见了拿着一个包装精美的盒子在他的位置左右徘徊的英国。
美国悄悄地关上会场大门,慢吞吞地走了过去。
英国在关门的那刻便发现了美国,他拿着礼物的手尴尬地停留在半空。
“好巧。”英国试图让自己变得自然一点。
“恩”美国不置可否的点了点头。
然后会场就陷入了沉寂。
过了半刻,英国才弱弱地问:“你看到了?”
“看到了什么?看到你在我的席位上鬼鬼祟祟?”美国好笑地看着他。
“Find!Find!”
几乎被美国灼热的视线烧出洞来的英国像是放弃了什么,把礼物递了上去。
“239岁生日快乐。”
英国像是忆起了什么般,脸上绽放出甜蜜的微笑。
“转眼间,你都已经那么大,那么强了。”
美国看着眼前熟悉的脸庞,往事涌上了心头。从他独立后,他和英国就陷入了一个奇异的氛围。
两百多年,他们有过对彼此的漠视,有过挥洒热血的合作(二战)。可是再也没有英国抱着年幼的自己,小声说着童话故事的场景。
隔阂,从239年前那个下雨的夜晚,他转身离去,留下英国在雨中痛哭时,便已存在。
“我不想永远都是你眼中长不大的孩子”美国轻叹一声。
在英国为这句话愕然的时候,他突然一把抱住了英国。
他已经高到可以把最心爱的人拥入怀中了。
英国在他的怀里低声啜泣起来。他何尝想面对这个日子呢?
他陪着美国度过了一段美好的时光。
他看着美国从牙牙学语到成为目光坚定的男孩,他想把他永远庇护在他的羽翼之下,不要受到外在的腥风血雨。
其实原来一切只是他自作多情。
美国的独立,是他心中永远的痛。